【为霞满天】钟玲:你所不知道的“老暨大”
发布人:萧亮亮  发布时间:2017-11-10   浏览次数:362

钟玲:曾任暨南大学医学院基础党总支书记、药理学实验室主任;暨南大学药学院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药学院实验技术中心主任、药学中心实验室主任。现任暨南大学退休工作者协会会长,广东省老科学工作者联合会副会长。由于工作需要,2013年退休后至今仍被药学院返聘工作,主要负责番禺校区F组团药学院科研实验楼的建设。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在药学院办公室见到了钟玲老师。老师身着浅紫色的上衣,配一条黑色休闲裤,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淡粉紫色的唇膏点缀得恰到好处,既优雅又充满活力。跟老师打过招呼后,她亲自为我搬来一张凳子请我坐下。整个采访长达一个多小时,钟玲老师非常健谈,从她口中,我知道了不一样的“老暨大”的故事。

三十多年的建设者

“我觉得我在暨大这三十多年就是一个建设者吧。”

1978年,暨大在广州复办,当时仅有经济、医学、文学、理工四大学院,钟玲1979年调入暨大医学院药理教研室,成为建设医学院的一份子,在暨大一呆,就是38年。“1978年以前暨大没有医学院,复办以后成立了医学院。那时的医学院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全部要靠自己去建设。”这位医学院初期的建设者回忆起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刚成立起来的医学院,各基础学科教研室的实验室里连一个注射器一张刀片都没有,更别说仪器设备和药品。钟玲说道:“我们转几次公共汽车到“和平西”的玻璃仪器批发部和和药品批发部,一件一件地采购开展药理实验所需的物品。”以前可不比现在能上网买送货上门,那时就连一把剪刀、镊子,都要自己亲自提回来。医学生们免不了要做动物实验,80年的时候,医学院没有动物室,实验所需动物,要自己去买。“开实验课时,一大早我跟另外一个老师各提四个塑料菜篮子出门,坐22路公共汽车到华南农业大学动物室买兔子。 一个篮子可装两只兔子,每人提八只兔子,从华农坐车到岗顶后,再走路回学校,赶下午的动物实验课。回忆起这段“艰苦”岁月,钟玲讲得眉飞色舞。

2001年,暨大决定成立药学院,钟玲受命参与组建药学院,先后任直属药学院党支部书记、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并兼任实验室主任。钟玲又一次参与同样是“一张白纸”的药学院建设,这一干又是十三年。学校新校区开始建设后,钟玲又事无巨细地参与了番禺校区的教学实验楼——“D组团”(主要承担本科生实验教学任务)的建设。 “那是从白纸上开始的策划,从实验楼基础设施的规划、实验室功能的设计到实验室的家具、设备、空调、通风等等的建设工作我都一直参与其中。”由于钟玲有D组团建设经验,2013年退休后,又被学院返聘,接手了番禺校区药学院科研大楼“F组团”的建设。目前大楼的设计图纸基本完成了,正在等待基建立项申报。

非建筑专业出身的钟玲在实验楼建设时遇到了不少的困难,为了能跟得上现代化的步伐建设好科研大楼,需要不断地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钟玲坦言有些东西甚至要从头学起。

凭良心做事的退休协会会长

2013年钟玲退休后,“阴差阳错”地接任了新一任暨大退休工作者协会会长(简称退协)。当时钟玲也曾因家里老人需要照顾等原因犹豫过要不要接任会长一职,但受上一任已八十多岁老会长梁志成教授奉献精神的感染,“我觉得他是个很敬业和乐于奉献的老人家。我这个刚退休‘年轻’的老人,真不知该怎样拒绝。”在各种因素巧合推动下,钟玲成为了新一任暨大退协会长。

2014年暨大退协换届新老会长交接班)

按照钟玲的性格,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力争做好。

钟玲坦言,退协是一个纯粹的群众组织,既没有钱,也没有权,是一个服务性质的团体。退协为广大退休教职工服务,帮助大家维权,将收集到的诉求或建议通过退协这个桥梁和纽带去传送给行政主管部门(离退休工作处),帮助退休教职工尽快解决困难,并希望退协能成为退休教职工之家。对一些大家关心的与老人利益相关的新政策、新方法、新条约,退协还协助离退休工作处进行宣传、解释和协调。“我们一分钱报酬没有,一分钱活动经费也没有,这个组织完全是凭良心去为大家服务,做奉献的。”

在我们学校里还有一个“老人进修学院”。“老人进修学院非常受老人欢迎。我觉得老人家比天天上班的在职教工还忙,天天排得满满的。”钟玲笑着说到。她自己也报了一个钢琴班和民族舞班。“老人进修学院”设有形体舞班、民族舞班、绘画班、书法班、音乐班、钢琴班、摄影班等课程,给离退休职工们一个学习、寻找兴趣、实现理想、展现自我的机会。

“这个学期开设了个旗袍班,没想到这么爆棚。本来只有三十个名额,现在开到两个班,每个班四十多人。老人们都希望有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像类似的事情我们听了很多。”退协将听回来的意见、信息反馈到离退休工作处,跟处里的相关领导一起商量、沟通。“落实肯定是他们(离退休工作处),我们负责传递信息,所以我说这是个良心活。”

同时,退协跟离退休工作处保持着密切的沟通联系,以便更好地为退休教职工服务。每年年底会有一个慰问老人的活动,退协和离退休工作处一起到养老院去探望、慰问孤寡老人。

比在职还忙的退休生活

在钟玲接任退协会长時,同时继任了广东省老科学工作者联合会(简称老科联)副会长一职。老科联有个项目叫“银龄行动”,其下分为医疗团、教育团、工业团、农业团、科普团这五个团,主要针对一些基层的贫困县的单位进行技术帮扶。钟玲主要分管医疗团的工作,组织统筹规划下乡医疗扶贫的工作,亲自调研帮扶点及带队医疗团下乡。医疗团每年分别赴四个县开展医疗帮扶活动,每次活动时间四天左右,每三年换一批帮扶的点。

(钟玲在2016年获中国老科协优秀工作者奖)

医疗团参与医疗帮扶活动的多数是些退休的老专家,“像去年我们共派出23人次去帮扶,单第一附属医院就有14个专家参与了医疗帮扶活动,我们的第一附属医院是做了很大贡献的”。2014年钟玲接管医疗团后,按照习主席精准扶贫的指导思想,采取用了“按需分派”的方式,“每年开展活动前,我们都会下对口帮扶单位调研,根据他们的需求去努力组织相应的医疗资源,尽量满足他们的需要,使医疗帮扶活动能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

今年54日钟玲再次带队下广宁县扶贫。早在年初的时候钟玲已经提前到广宁的定点医院与他们沟通,看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医生。回来后进行组团,共有七个专家参与此次帮扶活动。

2014年我校退协新老会长与省老科联常务副会长交谈,左一为钟玲)

“‘银龄行动’医疗帮扶活动的目的,是利用老专家们长期积累的丰富专业技能和经验,通过传、帮、带的形式,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伍。我们采用一是 ‘口讲’:技术讲座、病案分析,带教查房等,通过理论与实际的结合来提高基层医务人员基本医疗理论水平;二是‘手动’:通过示教手术、仪器设备操作示范来培训基层医务人员的医疗实操技能;三是‘眼看’:看门诊,看疑难重病预约患者,为基层老百姓服务。

定点医院根据实际需要提前准备好病例与病案,提供给专家们,专家连夜看完后做好PPT,第二天带教查房后,为医务人员进行病案(例)分析的讲课。有些患疑难杂症的病患提前预约了手术,专家为基层医务人员进行示范手术。有的设备当地医护人员只会其中最简单的一些功能,其它的功能都没有开发出来,医疗团的专家就会带他们、教他们怎么使用设备。专家还会安排时间集中看门诊,病人随到随看。“中山三院的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专家,每次她的儿科门诊,都排长队,通常看完全部患儿都超过十二点下班时间,全桌的人都在等她吃饭,专家们真的很辛苦。”

在广东省老龄办召开的2016年“银龄行动”总结会上,老科联组织的五个团里,被基层县提出请求延长帮扶时间的只有医疗团和教育团。钟玲说:“这就说明我们医疗帮扶产生的效果挺好,我们帮助了他们,基层需要需要我们,因明年开始我们又将接受新帮扶点的帮扶任务,故我们不能延长。”

(钟玲在广东省“银龄行动”座谈会上发言)

这几年下来钟玲比退休以前更忙了:“退休以前我干学院给我的工作,现在除了学院的工作,我还要做外面的这些工作(指老科联、医疗扶贫等工作)。”身兼多职的钟玲希望能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处理好后,完全退下来,过上真正的退休生活。

钟玲在校三十多年,每一个整年的校庆都参加过。95周年校庆的时候,她参与到医学院的舞蹈表演中;100周年校庆的时候参加了校歌大合唱,在体育场淋的一场大雨让她记忆尤深;110周年校庆的时候,她和一批同是退休的教职工一起站上了舞台,用舞蹈《天边的鸿雁》献礼暨大,这是她第一次以离退休教工为主体参加校庆表演的节目。

“和我一起参加校庆演出的退休教工超过一半是在暨大刚复办时来的,都在暨大工作了几十年了,大家都想为校庆贡献自己一份小小的力量,贡献自己对学校的一份爱。”

(文/暨南大学新闻社 陈泳敏)